是我

《恋爱大事,头等要紧》中的王耀,@writewinter 向太太表白!!!!!
啊啊画不出向导老王万分之一的可爱,一点豪气也没画出来,但是文中真的好可爱啊,太太的金钱文太好吃了!(词穷不知道怎么表达了…

just一个脑洞:大蛇丸为了研究空间转移,去请教使用过神威的卡卡西,结果实验过程中出了意外,卡卡西被卷入多年前的世界,但是因为要消耗大量查克拉所以不能久待,在那里他遇见了独自一人的少年带土,二人聊了很久…………

本来是想写文……写不出来……


涂鸦
吐槽:
全场最惨卡卡西,父亲死了,基友死了,亲手杀了基友托付的喜欢自己的妹子,之后老师也死了……真·最爱的人都被杀了……然后爱徒还跟反派跑了。这还没完,好不容易走出阴影,本以为死了的基友原来没死成了boss,好不容易说服基友回归正道基友就死了……最后大家都成双成对就他一人孤独寂寞冷地看小黄书,想想就觉得心酸……可以和鼬抱团哭了,哦,鼬也算是他带过的后辈,好久不见回来就无限月读捅了他一天还是两天的刀子……
教的三个学生,佐助跟了大蛇丸,小樱跟了纲手,鸣人跟了自来也,卡卡西:???
怎一个惨字了得

真没想到他能活到最后…………

呃……约架?
手残速涂……把打架画成壁咚了……我有罪……

补完火影了……印象最深的cp(?)是卡卡西和带土。很遗憾他们没能在彼此最温柔的时候相遇,但是最终他们都获得了救赎。
手残涂一个脑洞…如果那个温柔又强大的的卡卡西能回到过去,告诉他“你是英雄”,童年的带土会很高兴的吧

脑洞
周泽楷是rar格式,在熟悉的人眼里是jpg格式,在江波涛眼里是doc格式
黄少天大多时候是txt格式,和喻文州相处时能变成avi格式

【周江】

美术生paro(光影的正确打开方式(划掉
这篇是周泽楷视角可以和之前的江波涛视角合并食用
论一个梗的反复使用方法

*周泽楷视角
周泽楷第一次认识江波涛是因为他的画。
那是一副泼墨大写意,在周泽楷的印象中没人看出他画的是什么,画中的意思他也无从解释,想表达的都在画里,他还需要说什么?就像《小王子》里看出蟒蛇肚子里的大象一样,江波涛看出了他画的长江。
江波涛是他高一开始同居的舍友,但是在翻出那幅画前,他对江波涛唯一的印象就是【透明】。江波涛像是生活中一个恰到好处的存在,平时没什么存在感,关键的时候帮一把,比如他忘带宿舍钥匙的时候总能找到江波涛开门。
当他第一次开始关注江波涛后,才发现这个人身上有很多自己喜欢的地方。江波涛总是笑,说话的时候既会照顾他的感受,又能不冷场,明明自己没说几句话,却像是两人聊得很开心一样。周泽楷从来没和其他人聊天过,就是那种单纯地消遣式谈天,但是和江波涛熟悉后,他开始习惯有个人说话的声音,原本画涂鸦时候的音乐变成了江波涛轻快的嗓音。高二的时候周泽楷觉得这样挺好,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高中就圆满了。
变故是孙翔带来的。
高二上学期,学校举行圣诞联欢,江波涛被拉去扮演圣诞老人,周泽楷扮演驯鹿。驯鹿没有台词,只要背着礼物袋子跟着圣诞老人满场跑就可以了。周泽楷对于自己能一刻不离江波涛很满意,但是联欢会上发生了很多让他不满意的事情。
由于参加联欢的同学很多,圣诞老人有好几个,但是最多的两团人群是周泽楷这边的和孙翔这边的,按照杜明的说法就是一切都因为脸。妹子们要求周泽楷和江波涛站在一起拍照,他没有拒绝,但是没多久就看到孙翔挣脱了一群扯他胡子的女生的魔爪挤了过来,跟江波涛求救。江波涛乐呵呵地上去揪他浓密的白色假胡子,笑着打趣“手感不错”,孙翔翻着白眼也去拽江波涛的胡子,没想到力道太大把胡子拽了下来。孙翔手忙脚乱地帮他安胡子,校园报的记者拼命拍照。两个圣诞老人互相揪胡子的画面被登载校园报的首页,名为友谊实为爱情的吐槽遍布校园网。
周泽楷安慰自己这没什么,但是很快看到一张孙翔公主抱江波涛的照片,虽然有些模糊但还能认出来,看服装应该是上次舞台剧的幕后。周泽楷忍不住点进去看,立马看到无数分析翔江可能性和他们过往的JQ。周泽楷边看边想这没什么,自己和江波涛也是这样啊。
对啊,江波涛对自己和对别人没区别啊。周泽楷越往下看,一些递药摸头的场面描写让他受不了了,关掉了网页。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试探一下。
QQ消息
一枪穿云:在?
一叶之秋:什么事啊?
一枪穿云:你喜欢男的吗?
一叶之秋:卧槽!怎么可能
一叶之秋:你是周泽楷?
一枪穿云:没事了
周泽楷关掉对话框,心里有些安心,至少孙翔不会喜欢江波涛。
想到这里的周泽楷意识到哪里不对了,自己为什么要去关注这些?
但是没花多少时间他就接受了自己喜欢江波涛的设定。他觉得自己还有时间追,至少自己长得帅。
周泽楷开始有意地粘着江波涛,因为大多数时间在画室,正课没有好好上,遇到不会的就去找江波涛,在对方耐心讲题的时候一边分心去看江波涛的脸。他偶尔画了抽象画或者写意画就会给江波涛看,每当江波涛说出他画的内容,心里就会很高兴,其实并不是每次都对,但是猜错了又有什么关系,周泽楷看看画,觉得也挺像的那就对了。
每到周末放假,周泽楷跟着江波涛打游戏。江波涛玩一款时下流行的叫做荣耀的网游,他入门很快,出于某种天赋,水平逐渐超过了江波涛。有了优越感的周泽楷经常跟着江波涛刷副本,帮他冲竞技场榜单。后来两人一起加入了一个叫轮回的公会,由于上线时间一致他们被公会里的妹子汉子笑称成双入对。看到江波涛不介意,周泽楷很开心。
但是这种和谐在高三被打破了。学校的假期几乎减为零,只有每次大考后放半天假。江波涛忙着冲刺高考,周泽楷这方面压力不大,以他现在的能力过美术生的分数线绰绰有余。但是他的状态在持续下降。
怎么回事?周泽楷问自己。他反思自己半年来的行为突然想笑,这种痴汉画风的自己怎么看怎么不对。他有点累了,无论他什么态度,江波涛总能做到刚刚好,不进不退,努力也没有进展,不努力也保持着联系。江波涛学业繁忙之后和他的沟通明显减少,自己就像戒烟一样难受。上瘾了,他对江波涛上瘾了。他觉得这不是个好兆头。
周泽楷被素描老师骂了很多次后开始在画室过夜,他发现自己看到江波涛会忍不住想入非非,想些他觉得很羞耻的事情,他有些没脸去看江波涛。
*
糟糕的状态持续了几个月,周泽楷在一天晚上回宿舍拿东西的时候发现自己忘带钥匙了,江波涛不在。他扶着栏杆看几乎要被风挂倒的大树。天上一片漆黑,月亮和星星都被大风吹跑了。周泽楷明白自己还在依赖江波涛,带钥匙这种小事会因为江波涛的存在而遗忘。
像是预料到了江波涛的到来,他站在那里等着,看到对方脸上的笑容心里十分难受,江波涛没有自己也可以很好,但是自己已经无法失去他了。
江波涛的安慰没什么实质作用,但是听到那句“我相信你一定可以”他没来由地有了信心。无数人对迷茫的他说过这句话,但是他忍不住想:凭什么信我?只有江波涛,他的相信有绝对的理由,他说自己可以,那就真的可以。
新一轮的模拟成绩下来,周泽楷看了眼江波涛年级第三的排名,又看了眼自己700多的名次,也没觉得什么,过线就好,自己的素描已经开始恢复了,这是好兆头。
他想约江波涛上线打荣耀,转了一圈没找到人。傍晚去买零食的时候透过玻璃窗看到了江波涛。他和一个穿着学校校服的女生坐在一起,笑地很开心。心里像是突然被挖去一块。
*
周泽楷开始躲避江波涛,对他的问话不理不睬,看着江波涛着急的样子心里反倒有些舒服。情绪影响了他的发挥。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过统考。如果没过,该怎么办呢?周泽楷握着画笔发呆。
又一轮模拟考结束,周泽楷不用等成绩也知道自己又是卡线。他没忍住冲动抱了一箱啤酒回宿舍。
这是他第一次喝酒,也是他第一次知道自己酒量原来这么好。
江波涛凑近的时候,他看着对方有些泛白的嘴唇,吻了上去。出乎意料地没有反抗,周泽楷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他按到了床上。
他想看江波涛哭,凭借着身体最原始地冲动闯入,享受着身体上的欢愉。他用嘴堵住江波涛想要说出口的话,他不允许任何事情打断他现在做的事,他怕错过这次就再没勇气。
身体交合的快感让每个细胞叫嚣着侵入。他逼迫江波涛发出声音,他盯着江波涛潮红的脸看,他想起自己当初画的长江。
他的家乡在长河畔,每天上学都会骑着自行车沿着长江岸走,那里的朝阳落日,黄昏彩霞他都欣赏过,他急迫地想要画出来。然后他画了人生的第一张水墨画。被他保留至今。他很喜欢那幅画,但没人理解他的喜欢,人们只会指着他的其他画说好看,却对这幅画不能理解。他慢慢地习惯了旁人的不解,他开始忽视所有路人,眼中只剩下画。高中开学半学期,他连班上同学的名字都记不住。不是记不住,是刻意地忽略。
江波涛让他再次回到这个世界,从自己的世界走出来,江波涛就是他与现实的桥梁,这么说一点也不过分。
他喜欢江波涛,喜欢到想一直和他在一起,喜欢到想要永远相伴。永远太长了,这辈子也好。他时常这么想。他想,这可能是爱吧。
看到江波涛昏睡过去,他开始害怕,他不知道如何面对江波涛,于是他逃了。
收拾了一片狼藉,他躲在画室画画。一幅画到一半的素描,他已经止步不前太久了,却在这天晚上突飞猛进。画完还是舍不得放下画笔,鬼使神差地画出两个相拥的人。很羞耻,尽管他刚刚已经做过更羞耻的事了。
这个时候江波涛来了,周泽楷压住心虚感瞪着无辜的眼睛。
周泽楷站了起来,将面前告白的人拥入怀里。
冷风从窗户缝隙吹入,画纸被吹得哗哗响,他一字一句地回答:“我爱你。”

【周江】

  • 美术生paro(光影的正确打开方式

  • 一个梗破坏气氛

  • 预计还有个周泽楷视角

  • 马上要进入学业修罗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点文

*江波涛视角

夜越来越深,高三年级的教学楼还亮着明亮的灯光。江波涛拖着步子走回宿舍,这几天的补习和考试让他精疲力竭。“啪”,白色灯管闪烁了几下发出刺眼的光,宿舍里空无一人。周泽楷大概还在画室吧,他想。

江波涛站在浴室的水池边刷牙,这个时间洗漱的同学很少,今天更是一个人都没有。白色的泡沫被急流的水冲下管道,他抬起沉重的眼皮看向镜子里的自己。一团乱糟糟的头发很久没有打理,洗澡的时候也只是胡乱地冲一把,干脆剃个光头好了,他回想起高一的时候被杜明拉去一起剃了光头,后来戴了几个月的帽子。自己做不到杜明和孙翔那样坦然,也没有周泽楷那样即使光头也帅气的脸,不过那个时候,周泽楷看着自己的和尚头抿嘴笑的样子,真的很好看。江波涛把手伸到水龙头下,撩过冰凉的自来水泼在自己的脸上。快醒醒,怎么又想到他了?

那年戴着帽子的江波涛压低了帽檐,微笑着把心里的不安藏在眼底,看着围上来大呼小叫的女生温和地说:“我只是陪杜明和小周剃而已。”其实是他们三人一起陪失恋的杜明。

江波涛走在回寝室的走廊上,昏昏欲睡的脑海中翻滚起那个时候的周泽楷。有些青涩的脸庞,微红着脸紧跟在自己后面进入教室,马上被同学围住,一脸状况外地茫然地看向自己。他忍不住笑了一起,下一秒,就看到周泽楷站在宿舍门口。原本手扶栏杆眼神涣散的人转过头看到自己,一下子站了起来:“我……没带钥匙。”

笑容只消失了一瞬,“小周你还是不记得啊。”江波涛有些无奈的笑着开门。周泽楷抬手抓了抓有些凌乱的黑发,跟在他后面进去,随手关上了门。

“这几天都在画室睡的?”

“嗯。”

“还有半年,努力就好。”江波涛看着周泽楷脸上变换的表情,又补了一句,“我相信你一定可以。”

周泽楷没有回答,只是随着白光的消失,应声躺下,“咚”的一声。江波涛感到自己心脏也“咚”地响了一声。果然还是喜欢的吧,他用手心贴上心脏,明明下定决心丢掉的东西在看到对方的瞬间就又回到心里。

周泽楷马上要参加美术生的统考,江波涛对这些不太了解,只是通过偶然听说,隐约知道这是各美院招生考试之前的统一考试,要想去考美院就要先通过这个考试。周泽楷从小学习绘画,高一认识的时候水平已经很高了。只是常常被人说性格内向,再加上艺术生的缘故,就完全被曲解为艺术气息。

他第一眼见周泽楷就觉得不好了。就像爱神丘比特射出一箭,正中心脏。那时候他还安慰自己,也许只是太帅了,这不过就是普通的喜欢嘛。后来被分到同一个寝室,自然而然地接近,自然而然地聊天,自然而然地日久生情。江波涛比较接受这个说法。

他和周泽楷彻底走近也只在高一下学期,那个时候他看到一张周泽楷的画。那是一张国画,周泽楷在老师的要求下翻找自己高中第一张水粉画的时候无意中翻出来了。江波涛捡起来,本想递过去又止住了。

“这是长江?”

周泽楷回头愕然的看着他。那是一幅泼墨大写意,大概没人能看出画的是什么。可是不知什么原因,看到画的第一眼,江波涛就认定那是长江,毫无理由。

“大概是因为我姓江吧。”江波涛这么解释。

那次事情之后,周泽楷总会兴高采烈地给他看很多抽象画,他一眼认出的时候对方就会笑。周泽楷的笑容幅度很小,不是面瘫,仅仅是少年人的羞涩。

艺术生统考是在12月初,江波涛掰着手指算,还有3个月不到,但是招生考试还有半年左右。他看来周泽楷的水平已经很高了,自从他去了一次画室,看到其他同学的作品之后更是这么觉得。周泽楷在烦恼什么?是不是状态不好?

等等等等!江波涛按亮手表看了眼时间,1:00。自己提前回来不就是为了补觉吗!他有些苦恼地把手背覆在眼睛上,自己的学业同样在修罗期,快睡吧。或许是自我催眠起了作用,他渐渐陷入了梦乡。

*

两个月后,模拟考试的成绩下来当天,江波涛收到了一封信。白色的信封里面写了一家咖啡馆的地址,还有座位号。江波涛抱着好奇又期待的心情走进咖啡馆,看到窗边坐着的女生,心情没来由的失落。

“一直觉得小江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虽然不喜欢我,但我也希望自己以后也能变成这样的人,祝你幸福。”

女生对于告白被拒绝似乎早有准备。江波涛本想着说些什么缓解一下气氛,却像卡机的磁带一样说不出来。最后还是女生先打破平静,讲了几个班里同学的趣事,两个人在咖啡馆里不知不觉聊了一下午,最后友好地道别了。

这大概就是做不成情侣还可以是朋友吧,江波涛走进宿舍的时候脚步有些轻松。

*

临近12月,周泽楷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甚至有点往孙翔的方向发展。江波涛除了安慰几句,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孙翔是体育生已经搬去篮球队里住了,杜明因为家离得近被家长接回家走读。整个宿舍就剩他和周泽楷两人。平时的笑话还是会说,但他总觉得周泽楷的笑容有些勉强。说话时得到的回应更少了,周泽楷对他,对其他人的态度也都有些生硬了。

是压力大的缘故吗?江波涛有点担心。

新一轮模拟考试结束,学校放了半天假。江波涛计划回宿舍好好睡个觉,却被周泽楷打乱了。

回到宿舍的江波涛看着脚下的几个空易拉罐止不住皱眉。

“小周你还好吗?发生什么事了?”

周泽楷坐在地上抬起头,湿漉漉的眼睛仰视着他。江波涛就像中了定身术一样有些挪不动脚步。

“你喝了多少?”江波涛还是走到他面前,弯下腰去看他的脸。

下一秒,毫无陈兆的,周泽楷一把拽住他的领子,吻了上去。这是一个充满酒味的接吻。酒气从周泽楷的身上散发出来,刺激着他的鼻腔。

江波涛甚至连应激反应都没有,就这么顺从地保持着别扭的姿势。

周泽楷站了起来,他的另一只手搂住江波涛的腰,把他按在了床上。

舌头在没有阻拦的口腔中长驱直入,彼此交换唾液,吮吸着他的舌尖。江波涛无力回应,大脑一片空白。

这不是自己期待的吗?

江波涛觉得他需要一个理由,他用力推开压在身上的周泽楷,张嘴想说话却又被堵上。柔软的触感新鲜又舒服,他不舍得推开了,心里模模糊糊想着,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周泽楷不怎么熟练地摆弄着他的身体,耳边感受到的热气,泛红的眼角,有些溢出的生理泪水……江波涛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疼痛,没想到这么疼,江波涛喘着气带着笑意说:“小周……你查过吧……怎么弄……”似乎是意识到了身下之人的调侃,周泽楷猛地一撞进去,成功换来一声低低的呻吟。江波涛死死咬着嘴唇,尽力不发出声音,周泽楷却像是故意的一样不住地刺激他。

有点受不了了,江波涛松开咬紧的嘴唇,咬了一口周泽楷的肩膀。

“唔……”周泽楷感到疼痛微微放轻了动作,却没有停下。

“泽楷……够了。”江波涛一直伏在他背上的手无力地抓了几把,他感到整个人都像是被抽空了一样。

浑浊的液体流淌在两人相贴的地方,周泽楷低下头来吻他的嘴唇,没有吻下去,只是轻轻地在上面来回摩擦。

几天来的疲惫一涌而上,江波涛的手从他的背上滑下来,朦胧地看着周泽楷的脸逐渐模糊:“小周,我困。”说完就昏睡过去。

*

想了很多种解释,却没想到醒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

刚刚从睡梦中苏醒的江波涛看着已经收拾好的床铺和空无一人的宿舍发呆。难道就是一个梦?腰间传来的酸痛感和后穴还留有的异样感在提醒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所以,19岁的江波涛在被舍友睡了之后,罪魁祸首逃之夭夭。他心里不知怎么就燃起怒火,刚翻开杯子下床,又停下不动了。

周泽楷明明什么都没说,也许只是酒后乱……江波涛抱住脑袋,还是忍不住胡思乱想。身体上还留着爱抚过的余温,锁骨处还有吮吸过的红色印记,他抓起被放在桌子上的手表,22:32。利落地翻身下床,他要找到周泽楷,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这次一定要说清楚。

*

看到周泽楷慌乱眼神的一瞬间,江波涛觉得自己一定是认错人了。他只是想到周泽楷可能来画室,然后就来了,然后就找到了。电视剧里主人公到处边跑边呼喊的场景果然都是骗人的。

“小周,这是我吗?”江波涛手指着周泽楷正在画的水彩。

两个相拥的人,一个正脸,那是周泽楷无误,另一个,江波涛一眼认出是自己。

周泽楷坦然地点头,然后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是啊,画他怎么了,以前又不是没拿孙翔和杜明做过模特。但是……江波涛猛地发觉一直在纠结的其实是自己。

心就像窗外树叶一样,被风吹得瑟瑟发抖,江波涛一步一步走到周泽楷面前,一字一句清晰地回响在空旷的画室:“泽楷,我喜欢你。”

【全职高手】过梅花桩

喻黄/双花/周江/叶蓝走梅花桩小段子
原本就是抒发对于两次落水的怨念
可是到后面梅花桩已经没有存在感了orz



喻黄
“文州我跟你说初中的时候年级里组织春游就来的这个公园!那个时候班里比赛走梅花桩我是最快的一个哈哈我的脚速可是和手速一样快的…”黄少天抬头看了眼走在前面的喻文州,没注意脚下,一下踩空了。
“小心!”
黄少天整个人向前倾,眼看要倒下去了,被喻文州一把扶住,以极其不雅的姿势靠在喻文州身上。贴得很近,像是抱在一起。
“哈,那个,队长速度很快啊……”黄少天扶着喻文州的手臂在梅花桩上站稳。
喻文州的唇线挽起一个弧度,他微笑的时候眼睛微微眯起,柔和地像天边的云朵,一戳就能陷进去。
黄少天闭上嘴巴,以极快的速度走过梅花桩。
今天的黄少看到队长的微笑还会心砰砰直跳呢。


双花
“大孙…那个…呵呵…我可以绕路吗?”
孙哲平不解地看着张佳乐:“就这一条了,前面是瀑布。”
妈呀,张佳乐心里狂吼,我现在回头来得及吗?万一摔下去岂不是要被冲下瀑布?
“你怕?”
“不怕!”张•走梅花桩必落水•佳乐勇敢地迈出第一步,稳稳地踩上梅花桩。孙哲平跟在他后面。
走到一半,张佳乐犹豫着停在中间,脚下的溪流仿佛更加湍急,梅花桩似乎更小,间隔好像更远了。
心理阴影要不得啊!张佳乐视死如归地闭了闭眼。
睁开眼睛却看到后面的那人超过自己走到了前面,没有继续前进,而是转过身,向自己伸出一只手。
握住手的一瞬间,一切变得容易了很多,剩下的一半路也不很远了,原本慌乱的心情一下子平静下来。
剩下的路,也会越走越好吧。



周江
周泽楷戴着墨镜和帽子在艳阳天里同样惹眼,走到梅花桩前还能看到几个游客远远地拍照。
“江…”周泽楷不安地压了压帽檐。
“没事的,这里不会遇到粉丝。”江波涛用手指捏了捏假胡子,“小周你也应该戴一个。”
周泽楷微微笑着走近他,嘴唇拂过胡子,温热的气息留在他的脸上。
“江这样真的…很…”周泽楷转身走上梅花桩。
“等等我!很什么…”江波涛急急忙忙跟上。
两个身影,一前一后,跌跌撞撞地走过梅花桩,在险些摔倒的时候相拥在一起。



叶蓝
蓝河一步一步向前,一个一个迈过,桃红色的小花瓣漂浮在水中,随着水流绕过木桩,榕树的枝叶繁密,在下游较平静的湖中留下一个清晰的倒影。清晨的公园里空无一人,蓝河直立在梅花桩上,两手叉腰仰头看空旷无云的天空。落花、流水、少年,仿佛游戏场景一般美轮美奂。
你在做什么呢?
利刃、刀锋、鲜血,又是一轮野图boss的厮杀。兴欣公会一个战法的视角在蓝溪阁公会的阵营中转了一圈,一个豪龙破军冲了上去。
你在做什么呢?